景观_园林规划设计_【丘禾国际】_北京比较好的园林设计公司

 

 

我司于2013年十月参加《别墅》杂志10周年暨2013中国高端建筑装饰论坛 沙龙座谈

 

如何打造真正舒适家居环境

——《别墅》杂志10周年暨2013中国高端建筑装饰论坛

沙龙座谈



 

主持人:《别墅》杂志主编高媛(左二):

在《别墅》杂志接触的一些别墅业主当中,有的别墅业主曾经说过,追求舒适的生活怎么做也不过分,他把自己家的庭院设置了一个类似颐和园长廊一样的景观,现在也有的业主问,什么样的才算真正的舒适的家居环境呢?各位有什么好的见解和具体的妙招给我们大家提出来,我们这个论坛主要是针对消费者来谈一谈。

   

顾吉舒(北京)室内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吉舒(右三):

   舒适性主要是从两点来说,一个是精神上的舒适和愉悦,在一个空间当中给我们带来舒适、愉悦的感觉。还有一种是身体上的,我们所接触到的、所感受到的一些,并不是所谓的奢华和豪华就是舒适。

    但是作为设计师,业主提出的要求都是有一种愿景,加入这个客户是独栋的别墅,我会把它做成与别墅相连接的门廊,也就是刚才说过的屋檐下的环境,我们在屋檐之下,或者在门廊里边,仍然是可以听风、看雨、赏花、赏月都可以,这样可以达到舒适性,这是需要设计师和业主共同来完成的。

   

高墅国际空间设计机构总裁马金虎(右二):

    一个不懂生活的人,一定是做不好设计的。生活的高度决定你做设计的高度。当下我们要做的是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为客户提供视觉、听觉、触觉完美的人性化设计,做原创设计。这是我个人的一些观点。

    因为我们经常在接触一些真正的纯高端别墅的客户的时候,会发现我们很多客户在前期选择设计师,或者在选择设计公司的时候,都会很恐惧,为什么恐惧呢?第一,怕他交了设计费,设计师设计不出很好的作品。第二,设计作品做出来之后,不能有很好的装修队把它实施、把它完成。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设计师起到了70%、80%的作用,实际上最终还是点点滴滴,每一个细节,现在所有的设计师都在讲我要去做高端设计,但实际上我们在做舒适的设计的时候,包括很多设计师有的是格局做得很好、很规整,但是基本每一层都没有水吧或者没有杂物间,这样会让业主在未来生活过程中,带来很多不便。例如我不可能把吸尘器从一层一直提到四层去打扫卫生,所以应该在设计的时候增加一些比较实际的功能性。

   

丘禾国际环境景观咨询(北京)公司董事刘毅(左三):

作为做景观的设计师我说说自己的想法,舒适是一个挺难的词,每一个人对舒适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如果拿一个死的框架说什么是舒适,给他一个定义,对于设计师是没法定义的。他要因每一个业主和使用者自身的年龄、层次、文化、需要以及家庭情况,因人而异,量身打造,这是舒适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中国建筑装饰集团设计研究院院长张静(右一):

我觉得舒适从字面上解释,每个人都各取所需,你吃萝卜白菜就觉得很舒服,他吃大鱼大肉也很舒服,我们没有必要说一定要定位什么高端、低端、中端,我认为都是一样的,你舒适了就可以接受。说白了还是业主的感受,你喜欢什么,我们在这个范围之内做适合他的设计,那就是最大的舒适。


高媛:

    下面一个问题是请大家用一两句话概括一下建筑装饰领域、室内设计领域、景观设计领域的趋势是什么样的?也给我们消费者一个指南。


张静:

我用两句话来说。第一,我反对流行。第二,设计行业、设计的环节里面没有趋势可言。


刘毅:

     我说说景观行业,景观行业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趋势。但是总结来说,因为之前也没准备,我大概脑子里过了三条。第一条,景观现在越来越偏重于植物配置、植物色彩、植物元素的打造,原来都是大广场、大雕塑,现在不管南方北方植物的力量越来越多,而且我们这个行业,做建筑的也能做,做室内的也能做,做什么的都能做景观。但是真正要做景观的要有一些看家本领,未来年轻设计师应该注意的那就是植物。

    第二,深度和细节的问题,我16年以前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时候,拿一张平面图,就拿了人家十万块钱设计费,那还是干了一个私活。现在有的项目出几百张图纸,图越出越细,但是各方面还是达不到效果,可能是现在大家对各种要求都越来越高。

    第三,不管是建筑师还是室内还是景观,其实我们是一家子,如果咱们联起手来,所有甲方都得听咱们的。谢谢。


高媛:家居设计中的安全性问题大家有什么见解?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梁增贤(左一):

    我是建筑师,可能偏于室内的稍微少一点,但是也有所了解。因为建筑本身要做的实际上除了功能、效果,刚才方总讲的那些内容之外,最主要的是保安全。现在建筑图纸要有审查,实际最重要一环就是消防,这是大的安全问题,再还有小的安全问题。从考虑来讲,就是以人为本的问题,有一些装饰,即使是建筑的一些装饰,可能有一些潜在的危害。因为建筑的装饰是在大的空间或者在建筑的主体,如果没有注意的话,可能这就不是一个小孩的问题。

    比如说幕墙的问题,去年还是前年杭州一个女同胞走到幕墙下面,正好幕墙掉下来了,当时把腿就砸断了。当然从相关的规范来讲都有要求,说句实在话,从建筑设计的行业也好,从室内设计的行业也好,真正做到细的是比较难的,因为咱们大发展的阶段,我形容是说史无前例,或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咱们整个处在这么一个时代,这个时代对于设计师、对于建筑师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时代。但是相对来讲也是鱼龙混杂或者作为设计行业来讲也是一个生存竞争的时代,所以在这方面就不是太重视了。

    如果倒退二十年、三十年,刚才潘老师包括张世礼张先生,包括室内协会的那些老先生,室内协会有不少都是建筑师出身的,那会儿做图比现在要仔细,虽然没现在这么大的工程项目,但是这是由于历史造成的。所以从不管是各个舆论渠道也好,都还是要进行一个呼吁,引起设计师的注意。

    我已经到退休年龄了,我在跟年轻人谈也是谈这个问题,一定要在这方面引起注意。因为对于人的伤害造成的后果,比起装饰来讲,那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顾舒吉:

   不管是什么设计都是要以人为本,安全是放在首要的位置。

    我主要是做室内设计的,比如我们有小孩的时候,正常的设计当中,可能就会对孩子造成一些隐患,比如家具的尖叫,包括动线不够的时候,小孩在屋内打闹的时候,就会造成一些隐患,这是作为室内设计师来讲必须要注意的问题。

    比如我要给客户设计,家中如果有小孩。第一,我会在考虑一些关键的地方,比如沙发前面的茶几,可以用布艺茶几来代替,因为茶几是人活动的时间最多的地方。其次是我会建议客户开辟出一个给小孩娱乐的空间,小孩在这个空间之内可以任意玩耍,这个空间是很安全的,在空间之外应该给小孩立一定的规矩,当然这与孩子的教育也有一定的关系,应该知道哪一块应该能怎么样,什么地方不应该怎么样。作为一个好的设计师,不光是设计,跟家居相关的东西都应该有所接触一点。包括女人做饭、厨艺、花艺,这是说到景观和植物,对于植物我特别不了解,我非常想去学一下。包括只要有家庭,就会有孩子、有老人,都应该去了解一下,这样才能给大家带来一个所谓的安全和舒适的环境。


刘毅:

    说到伤害,其实很多人都从室内的角度来考虑,其实最大的伤害是在室外,比如很多建筑的遗落物等等。比如有一个桥,很好看,但坡度很大,冬天下完雪,一个70多岁的老人带着一个小孩,两人从桥上都滑下来了,都进医院了,结果设计方赔了20多万,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还有植物配置,比如有些地方种上一些带刺的植物,小孩在玩的时候一摔把眼睛扎了,还有一些带毒的植物,比如天竺葵等等。还有我们饭桌上吃的黄花菜,有些老百姓去揪那个萱草,那虽然是黄花,但它不是黄花菜。一吃就中毒了。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梁先生在一桌,我听到咱们国家有很多硬性的规范,作为设计师真正把它掌握在心里的话,就不会出现我刚才所说的情况。也希望大家以后在设计过程中能够更加完美,把它细化一些。


张静:

    现在我们有很多设计师,实际上都是转行过来的,很多都是画画的人转该来的。真正系统去学专业的人,我不能说没有,真的是不太多。即使是在某些学校的专业,有可能学校的教育方式或者资源上有欠缺,可能这些设计师脑子里边没这个概念。大部分设计师设计的作品都是流于表面,真正里面的结构和强度,或者怎么样实现它的安全性几乎没人考虑,只是表面怎么样做得好看,怎么样做到什么形式,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今天中午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提到这个问题,我们要呼吁,从行业协会也好,从媒体的角度也好,应该从这方面多去呼吁,呼吁的目的是什么?一个是让设计师尽快把这个课补齐,另外是让所有的业主明白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去设计安全性。


《别墅》杂志主编高媛:

     刚才我们说到舒适性,其实别墅电梯是能够为生活增加舒适性的,对于电梯在别墅中的设计大家有没有接触?有什么看法呢?


梁增贤:

电梯进别墅也就是最近05年的事,之前都没有。一个房子下来,现在是70年产权,实际可能年限更长,对于生活的人来讲,不能说老人就是在一楼,从家庭的角度来讲还是有一个空间的转换、空间的贯通。所以电梯进别墅我觉得是应该的,但是主要的问题是,从一开始的设计来讲,首先是建筑设计要求,它的合理性,位置的合理性,谁都希望进门以后直接通达是最好的。每一层对于空间功能的组织是很重要的,所以现在不但是别墅,实际上不同类型的公寓也好,办公楼也好,甚至酒店,真正认真去考虑交通空间的还是比较少的,因为现在的建筑师的水准我不能说下降了,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建筑师玩形象玩的比较多,但实际上建筑最本质的东西是被人用,被人用实际就是功能空间组织,功能空间由什么组织?就是由交通空间串起来的。这不是别墅的问题,电梯进别墅其实是一个趋势,现在有比较小的电梯,甚至有更小的,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所以对于建筑师跟室内设计师都是对他整个水平的考量。


高媛:

我接触的财富城堡项目,他们引进了净化设备,能让室内空气变得非常好。现在生态环保的环境都是大家所追求的,对于这个大家有什么见解?像居家小环境如何营造生态环保的氛围,请举一个具体的例子给大家一个提示。


刘毅:

我觉得要是靠一个公园、一个私家庭院来改善PM2.5是很难的,就像前一段时间专家说少做饭能改善一样,很难做到。

    我举一个小例子,我们家院子有很多小虫子,保姆就要打药,我说尽量少打药,为什么呢?一方面私家庭院打药打多了,人的使用就受到伤害了,尤其是孩子。还有一方面,药都打了,虫子都没了,鸟都不来了。我们家院子本来就挺偏远的,在山根里,鸟都不来了,住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

    再举一个大例子,我们旁边的奥林匹克公园。这个公园天天打药,每天我陪着我儿子早晨起来去跑步,我就特别反感这个药味,而且奥林匹克公园还有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夏天没有知了,听不见知了叫,也没有鸟,为什么?打完药虫子没了,鸟都不去了。在我们小时候,不用到公园,马路边上都有萤火虫,现在奥林匹克公园里连鸟都没了、连虫子都没了,那还是健康的吗?肯定不是。什么东西都要适度,有些个别的领导人或者相关部门一拍脑袋就做出来的决定,我们如果有建言权的话,我觉得应该向他们去建言。

    说老人高血压,高血压其实杜仲都是比较好的植物,还有鼠尾草、丁香都是很好的驱蚊植物,为什么一定要打药呢?


梁增贤:

一个大环境改变不了,最主要的说得远一点,我觉得这是战略规划上的失误,但这不是咱们所讨论的,有一些问题高层也在反省,这是需要另说的。

    现在北京6月1号开始,对于住宅空间都有路线标准了,在建筑本身来讲,要考虑尽量能够采用自然的材料,因为人是跟自然沟通的,自然通风虽然热一点,但是总比空调房间里一待待一天对于人的身体要好,因为自然采光虽然光线并不是很均匀,但是说实在的,人进化到现在,那个对于人来讲是更符合生理跟心理的需要。所以从建筑师来讲,国家现在也有一些引导方向,还是比较现实的符合自然的要求,这一点做到了就能够改变一些小的环境。


高媛:

我跟格物创道发明机构的孔维明董事长去参观,他说你看这个地方环不环保,就看这里有没有蜜蜂、蝴蝶,如果没有就是打药太多。

软装现在越来越受到重视,现在很多专家都认为要重装饰轻装修,这点各位有什么体会?

   

马金虎:

我讲一下我个人的观点。我们现在在整个国内的大部分设计师对于软装饰只是停留在产品层面,没有到原创设计层面,真正的软装设计是设计师根据客户的年龄、层次,根据他的喜好,在硬装做完以后,把生活喜好的东西设计进去,而不是仅限于说我这边要摆一个什么样的床,挂一个什么样的窗帘,摆一个什么饰品等等。可是基于我经常面试大量的设计师,有时候我也非常无奈。现在我所碰到的真正软装设计师,都是结合在这个层面,有做的好的,但是都去自己做公司了。所以还是更加注重原创设计,原创的软装设计,而不是只停留在产品层面。


顾吉舒:

我个人认为软装或者是之前潘老师说的陈设设计,都是以人为本的,再好的设计,室内设计或者陈设设计,假如脱离了这个居室的主人,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好的设计。一个好设计是应该能够反映出客户的生活状态,甚至能够帮他展望他以后的生活方式,其实好设计是能够改变客户的生活方式,并且能够愉悦客户的情致,当软装做到这个层次,才能称之为一个好的设计。

   

潘吾华:

我认为大家都是从实际方面考虑的比较多,我就是从美学的方面考虑的多,为什么呢?我认为实用方面是60年代、80年代更加多,特别强调这些。可是现在我认为咱们跟国际上没有很好接轨的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文化底蕴,还有一个是美学修养。我认为这个问题是带有普遍性的,有钱的人没文化,有文化的人没钱,有一些恶性循环。所说的恶性循环,我到南方去,他们让我挑床上用品,我都看不上眼。陈设方面因为没有人,你们谁做得好,我认为也不是多难,你就有执着的精神,你就想着喜欢的话就做下去,而且在实践中不断总结,将来肯定能做得很优秀,谁优秀谁就是这个专业的领头人。


高媛:

的确环境塑造人、环境影响人。我接触的一些别墅业主,有像刘毅这样有文化、有知识、有品位的,可以说是既有钱也有品位;但是确实有的人有钱但不太有品位。比如家里可能花了上百万来装饰、装修,但是墙上挂的画却是印刷品,只是画框非常精美。我相信人的品位都慢慢在提高,包括这两年大家越来越重视了解什么是真正好的东西,也越来越愿意去收藏、购买中国传统的工艺品、购买工艺大师的作品。

那么,有没有比较隐蔽的在别墅装修和装饰过程中存在的非常重要的但是往往是别墅业主和消费者所忽略的问题,请大家分别给大家提个醒。

   

顾吉舒:

在装修当中隐蔽的问题非常多,大部分都是我们在杂志上包括网上能看到的。我说一个我认为被忽略的问题,但是我每次还是都提醒自己的客户要关注的,就是特别是我们的别墅客户,既然是别墅,面积很大,房间很多,但是通常在设计的时候尽量是不能求全,比如说所有的酒窖、红酒室、雪茄吧、收藏室,还有儿童房、餐厅,还有大量的客房,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给客户说一点,当你花了重金买了别墅,这些房间不去利用的话,这些房间对你来说就是废的。所以在我的设计当中,我尽量会控制一些客房的使用,或者把客房会融入一些别的空间。我觉得客户要在房间里面,每一个空间都应该充分利用到,而且应该挖掘客户自身的喜好和习惯,他想做每件事情的时候,在每个空间里都能实现,这样是能够提高很大的利用率。


高媛:把空间细分?


顾吉舒:

不光是细分,我说的是空间的利用率。有很多客户一个房间一年都进去不了几回,顶多是保姆进去打扫。大部分时间这个客房是空置的,比如这个客房一年之内利用率不到一个月,这就是浪费的。你要了解每一个客户的家庭成员,生活的习惯,交往的习惯等等,然后来帮他解决这个矛盾。


高媛:比如他喜欢收藏红酒,不如多两个房间来变成一个储藏室。


马金虎:

可能还是生活的一些细节吧,比如每一层的水吧、杂物间,还有客户平时生活中所要用的一些东西,不能说给我们的业主在真正住进去以后,对生活造成很多不便。经常有很多客户给我讲,我住在三层卧室,我不可能去一层喝水。我觉得这可能是更多设计师应该关注的问题,这些细节非常非常重要,它是会影响我们未来业主的一些生活方式的。

   

张静:

我把我的经验介绍给大家,可能会对一些别墅业主有所帮助。因为在我的设计过程之中,遇到过一些案例,是我看我学生的一些设计。现在还是我们设计师的专业性的问题,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实际上从建筑学的角度来讲,对设计包括功能性的专业有很多的硬性要求。比如有一些别墅里面,可能很多业主关注如何把房间变得很舒适,原来的建筑可能设计得不尽如人意,结果他想扩大功能范围。比如先有个卫生间,但是不够大,就想扩大,扩大了以后就会有很多问题,比如防水问题等等,还有空间上下的贯通,这都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关于电源的问题,我们在很多别墅的建筑设计里面,包括后期改造的装修里面,现在有很多新型材料,但是从我们的一些经验上来讲,这里边还是存在着很多潜在的隐患,包括改造之后的线路的辅助设施,包括线盒上,这都是非常大的问题。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隔声问题,别墅里面往往忽略掉的就是隔声,我所说的隔声不是对室外,而是房间跟房间之间的噪音干扰问题。

   

刘毅:

如果要是一针见血的话,最大的细节对于景观设计师而言,不能更好的跟建筑设计师和室内的设计师结合,很多都是建筑做完了景观做,或者是景观和室内同时做,反正就是各做各的。最大的细节,比如我举几个例子,你在做庭院部分的时候,如果是私家庭院,首先要考虑到室内的布局、结构,比如客厅外面如果也做一个户外的草坪或者开场式的活动空间,反正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我能看见我们家孩子在院子里怎么玩。

    我见过一个年轻的设计师,曾经把户外的草坪做在了厕所的对面,那也就是说厕所的异味和只有人蹲在厕所里才能看得见孩子在院子里干什么,这就是没有把景观和室内的空间结构结合起来。


高媛:那别墅业主就要问,我是应该先让人去设计院子还是先去设计我的室内空间呢?

 

张静:没有先后,只有同步。

高媛:也就是说别墅业主一开始最好像我们这样找三四个不同领域的优秀高端设计师一起来开个会,再开工。  

梁增贤:

我们直接跟业主接触的比较少,因为建筑师还是偏重于前期。这几年也有体会,从别墅分类或者从高档住宅分类来讲,基本上用中国话来讲,就是宅、院、府的概念,实际上对应的人群是不一样的,跟人追求的生活也是不一样的。

    宅就是居住的,真正到府那个级别是有社会交往的。从国外的别墅来讲也是这么一回事,有偏于纯居住的,也有偏于社会交往,甚至有工作性质的。前面几位已经说了,我们从前期做的当然建筑规模都要进行考虑,但是从室内设计师来讲,跟业主沟通,可能就要沟通得更充分一点。如果没有生活经验、没有感觉,但是你应该有这个知识,或者应该有探讨,说到底还是一个文化的问题。对于咱们来讲,从文化面要求比较高,但是咱们这个行当的人有相当多数人也没有文化,我当学生的时候还是文化大革命当中,当时我的一个先生是王先生,他是教美术的,他说清华是有知识没文化,说得很尖锐,他说你们学建筑的应该有文化,咱们这些人也应该有文化,但是这些年的发展来讲,是知识多了,文化不能说倒退了,但是实际上是少了。所以对于业主来讲,对于一个行当的引导来讲,就靠着咱们这么多人来努力。


高媛江山代有人才出,相信在座的设计师有许多堪称是既有知识又有文化的人才。现在请每位给高端别墅业主说一句话,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再展开了。我先说一句,“追求优质生活,多看《别墅》杂志”。

 

    张静:如果有哪位业主愿意请我做一个完整的踏踏实实从建筑到规划、到室内设计的项目,可以来找我,没问题。

    马金虎:我们当下要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为客户提供视觉、听觉、触觉完美的人性化设计,做原创设计。

    顾吉舒:我想说的是好的设计实际是设计师和业主共同设计的。

    刘毅:一个项目的成败应该取决于建筑设计师、装饰设计师,包括未来发展起来的陈设设计师和景观设计师共同的努力打造。

梁增贤:业主应该与设计师多沟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